病人呼吸机互动:发表1

见于第一篇:比例性和NAVA水平

病人呼吸机的交互通常有两个维度:协助的时机(时间互动),协助(空间相互作用)的幅度,一方面涉及到患者的努力。

比例性指的是两个变量之间的比例恒定。NAVA水平即是一个恒定的比例,呼吸机就是按照这个比例根据EAdi的变化调节辅助压力的大小。而EAdi代表了发放到膈肌的中枢呼吸驱动-参见 第三篇博客关于膈肌电活动的介绍)。

在NAVA通气模式下,呼吸机发放的吸气压力辅助水平会随着中枢神经吸气驱动的幅度变化。结果呼吸机吸气压力的波形与EAdi的波形类似,实际上意味着患者每一次中枢吸气驱动的增加都伴随着呼吸机吸气压力辅助按比例增加。此外,EAdi信号可以调节吸气肌的激活并产生肺膨胀压。那么,在NAVA通气时吸气肌会导致肺周围产生负压(即食道压或胸腔内压),呼吸机在肺内产生正压(即气道压),食道压变化的波形就像气道压变化波形的镜像。因此,NAVA就可以被当成是在同样的中枢控制下的额外的吸气肌,分担了维持肺泡通气所需要做的功。

Figure Ptp

图示NAVA模式下患者的5次呼吸。绿色曲线代表气道压,黑色曲线代表食道压,蓝色曲线代表重叠在气道压上的EAdi信号,红色曲线代表反向逆转与食道压重叠的EAdi信号。首先,食道压的吸气波形(黑色曲线)与镜像的EAdi波形(红色曲线)非常相似。其次,吸气压(绿色曲线)与EAdi(蓝色曲线)非常类似。这表明中枢控制下的呼吸机辅助的发放与资助吸气努力同步,最重要的是患者自己不止可以控制(通过EAdi的蓝色和红色曲线)呼吸机辅助的发放,还可以控制自身肺扩张的压力(黑色曲线)。

NAVA水平决定了在一定的EAdi信号下呼吸机发放的压力辅助的大小,也就是说NAVA水平越高,在一定EAdi信号下呼吸机发放的吸气压越高。我们早期的研究表明增加NAVA水平可以减小吸气时食道压的变化-即降低了吸气肌的负荷。当应用最高的NAVA水平时,很有可能消除甚至逆转吸气时食道压的变化-说明呼吸肌完全没有参与吸气。换句话说,吸气时呼吸肌完全不用做功。

因此,NAVA水平就成为控制患者自身在呼吸过程中需要做多少功的分配器。换言之,肺膨胀压(即跨肺压)各由患者自身(食道压)或是呼吸机(气道压)生成多少,是通过调节NAVA水平实现的。

因此,NAVA水平就成为控制患者自身在呼吸过程中需要做多少功的分配器。换言之,肺膨胀压(即跨肺压)各由患者自身(食道压)或是呼吸机(气道压)生成多少,是通过调节NAVA水平实现的。NAVA水平的单位是cmH2O/µV,这与患者吸气肌神经-机械效率(NME)的单位相同。NME代表了吸气肌将中枢吸气驱动(可以测量EAdi)转换成机械收缩(可以测量吸气肌产生的使肺膨胀的压力)的能力。与NAVA水平类似的是,NME的单位也是cmH2O/µV。NAVA水平和NME分别代表了呼吸机和患者自身产生肺膨胀压力的能力。在床旁测量NME的一个简单的办法是测量呼气末吸气阻塞时的气道压和EAdi(参见论坛:Edi as it relates to trans-pulmonary pressure)。

举例说明NME与临床的相关性:在我们最近的一项研究中,成功脱机的患者组进行自主呼吸试验时的NME为1.5cmH2O/µV,而对于自主呼吸试验失败的患者,其NME仅为0.5 cmH2O/µV(Liu et al,Crit Care 2012)。这一研究还表明,脱机成功的患者组在自主呼吸试验时的潮气量较之自主呼吸试验失败患者组更高,而EAdi更低。想象一下,自主呼吸试验失败的患者比脱机成功者的EAdi更高、而潮气量反而更低,因此他们的膈肌力量更弱(NME仅为脱机成功者的1/3),需要更多的辅助以提升潮气量并维持相应的EAdi水平。在这个例子中,将NAVA水平设为1 cmH2O/µV,即可以将自主呼吸试验失败组患者的NME提升至与脱机成功患者组相当的水平,也就是说在给定的EAdi值时提供了较前3倍的跨肺压(患者自身努力 NAVA支持)来形成潮气量。

因此,NAVA可以在允许患者自身控制呼吸模式的前提下辅助吸气肌的功能。

发表评论